34万注册人口+138亿经济规模!日乒造梦:东奥击败中国豪取男女团双金

文/应虹霞

日乒东京奥运参赛名单在中日乒球界的瞩目中火热出炉。日本男女乒团体赛的目标也明确了,这就是击败中国,登上男乒团体和女乒团体最高领奖台。

而日本男女团之所以敢喊出这一口号,离不开日本乒乓球近年来人气飙升,金字塔底边急剧抬升,乒球产业越来越圈钱——这与日本乒乓球队近年在国际赛场取得的战绩,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。

【张本智和:小学五年级就梦想奥运,男乒团体赛誓争个人全胜】

名单正式公布,日本男乒王牌选手张本智和的第一反应是,终于卸下了一颗悬着的心,“也是一个新的起点。”

张本说,自己小学五年级时就在一档电视节目中,获得水谷隼“将来一起打奥运会团体赛”的鼓励,“今天终于实现了,非常开心。”

他还说,既然要与偶像一起参加奥运会,那么就要瞄准金牌。他大赞水谷是打团体赛“最靠谱最令人心安的队友”。而在水谷、丹羽孝希等三名男团成员中,自己年龄最小,“在场上要拿下所有参加的场次。在场下也要加倍为队友们加油。”

张本的下一站是1月13日在日本大阪举行的全日本乒乓球锦标赛,去年他在男单半决赛不敌大岛佑哉,止步四强。张本说,去年自己没能打出个人风格,这次作为奥运选手,“目标是全日本冠军。在压力下赢球,有助于东京奥运稳定发挥并取胜。”

【母亲泪奔:平野7岁瞄准奥运金牌,四年前的泪没白流】

石川佳纯第三次参加奥运会,伊藤美诚是第二次。而19岁的平野美宇作为伊藤的同龄人,却是史上第一次参加奥运会。

获悉入选奥运名单后,平野的母亲真理子泪奔了:“美宇7岁就瞄准了奥运会金牌,从没退缩过。”她说,女儿在里约奥运会上流过的泪,没有白流。

背景是,平野美宇四年前落选了里约奥运会名单。她是作为陪练来到里约的:为队友拣球,为伊藤当专职陪练。在训练场她尽心尽力,拼命地笑着;在无人处,她却流下了痛悔的泪。

回到日本后,母亲惊讶地发现女儿变了:内向的她,变得爱与教练,与队友沟通。平野美宇自己也说,发现了幕后功臣们的“不易和难得”,“学会了换位思考”,内心变得强大。

“经历了漫长一年的选考,她从没有退缩过。这一切,离不开里约奥运会的经历。”真理子说,自从7岁发誓夺取奥运金牌,女儿从来没有迷茫,也没有逃避过,“我尊重这样的美宇。”

【剑指击败中国力夺男女团双金:双打是女团夺金关键】

日本男女乒团体赛的目标也明确了,这就是击败中国,登上男乒团体和女乒团体最高领奖台。

特别是日本女乒,在日本乒球界看来,将与中国女乒在东京奥运会团体赛上形成单挑的架式。从目前的情形来看,中国女乒确保第一种子,日本女乒保住第二种子的概率很大,一切顺利的话,中日女乒将在决赛中上演火星撞地球。

女乒团体赛自2008年进入奥运会,日本女乒战绩不俗:2012年伦敦夺得银牌,2016年里约取得铜牌。2020年东京奥运会,日本女乒单兵实力明显有提升,目前拥有世界排名第三的伊藤美诚,将连续第三届出战奥运会的老将石川佳纯,以及进攻型选手平野美宇,阵容相当强大。

东京奥运会女乒团体赛,第一场是双打,第二场以后为单打。按照规定,参加了双打的选手,在此后的单打环节最多只能上一场。因此在中日对决中,日本女乒实力最强的伊藤很有可能不上双打,而是直接上两场单打。历史上伊藤对世界冠军刘诗雯为2胜1负,背负着日本女乒界的期望。

当然,中国女乒拥有里约奥运会女单冠军丁宁,拥有世界排名第一的陈梦,板凳厚度毋庸置疑。对此,大概率将上双打的石川表示,PK中国女乒,关键就看怎么打好第一场双打,“双打比以往任何时候,都显得更为重要了。”

在去年11月世界杯团体赛决赛中,日本女乒双打组合石川/平野直落三局完败中国——2020东京奥运会,这对组合能否加强配合,为接下来的女单选手伊藤创造一个良好的开局,蔚为关键。

至于日本男乒,在中国之外,还面临着韩国、德国这样的强敌,夺冠难度超过日本女乒。目前日本男乒世界排名最高的是张本智和。双打组合丹羽孝希/水谷隼都是左撇子,令各国选手发怵。2020年3月,世锦赛团体赛将在韩国釜山举行,这也是日本男乒双打组合磨合配合最后的良机。

【乒球注册人口30年间飙升70% 经济规模逾138亿日元!】

话说,日本乒乓球男女团之所以敢喊出这一口号,离不开日本乒球近年来人气飙升,金字塔底边急剧抬升——

过去,乒乓球在日本属于“老掉牙”“无趣”“小众”的运动项目。随着日乒在里约奥运会夺牌,金字塔底边抬升,直接诞生了张本智和、伊藤美诚这样的新星,以后者为代表的日乒新生代近年在国际赛场打得风生水起,这与日本乒乓球队近年取得的佳绩,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。

有日本媒体做过街头调研。在神户市的地下街,有一家开办6年的乒球馆,不到70平的馆内摆放了13张乒球桌。过去来这里打球的多为中老年客人,但现在,中小学生触目可及。

乒球馆老板证实,2018年仅一年就累积接待超过5万名客人,是历史最好业绩,2019年的数据有望创造新高。这一数字相比日本乒球首次夺得奥运会奖牌的2012年,飙涨了50%。

小学六年级学生板东心从自家骑自行车10分钟前来练球,球龄三年,偶像是日乒国手丹羽孝希。他证实,自己身边的小伙伴有很多都在练乒乓球,包括他的妹妹。

截止到2018年,日本乒乓球协会注册人数高达34万8千人,比“平成元年”的1988年(20万人)飙涨了超过70%!其中半数为日本中学生。日本初中体育联盟的“部活”(课外活动)统计人数显示,参加乒乓球部的部员人数在各个体育项目中高居第四,可见乒乓球在日本“00后”中的渗透程度。

而据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《体育产业白皮书》显示,2017年度日本国内乒乓球的整体市场规模高达122亿5千万日元(合约人民币8亿6千万元)。这一数字尽管不及网球(559亿日元)和羽毛球(151亿8千万日元),但2019年度日本国内乒乓球的整体市场规模推算在138亿4千万日元(合约人民币10亿元),短短两年,增长率有望高达13%,据推测为各个体育项目之最。